内陆核电厂厂址资源调查主要内容对电力需求增长较快,江西目前有4个核电厂址纳入国家核电中长期规划

中国西部网消息
9月7日,记者从甘肃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获悉:受国家发改委的委托,中国电力工程顾问团公司于8月31日召开“内陆核电厂址资源调查工作会”。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中核及广东核电集团、五大发电公司、各电力设计院和包括甘肃省在内的内陆10省市代表出席了会议。中核集团表示支持我省建设核电站,并有意斥资入股。
据了解,核电站是我国能源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纳入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核电站总规模达3600万千瓦,占电力装机总规模9亿千瓦的4%。共建27个百万千瓦核电机组,今后每年将有2至3台核电机组投入建设。
此次,内陆核电厂厂址资源调查主要内容对电力需求增长较快,一些能源资源储量匮乏和环境承载能力有限的地区。我省是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较早的省份,已经做了大量前期工作。西北院和上海核工程院表示对我省做好此次调查。
此次调查由甘肃省人民政府牵头,预计10月底完成。

>

据中新网12月18日报道,近期,湖北、湖南、江西三省争建首座内陆核电站的消息被媒体热炒。其实,今年以来,国内三大核电巨头中有两家挥师在皖江筹建核电站,使安徽成为首座内陆核电站的有力竞争者。同为中部沿江省份,我省曾明确向国家提出建设第一个“滨河核电站”,对核电项目的冲刺计划并不落下风。安徽“核电梦”皖江起步今年11月2日,中国广东核电集团芜湖核电筹建处揭牌。按计划,芜湖核电将在繁昌境内建设4台100万千瓦核电机组,预计总投资超过460亿元,一期建设2台100万千瓦核电机组。若运作顺利,该工程计划2008年开工,2015年1号机组将进入商业运行。时间向前追溯3个月。7月26日,中国核工业集团总公司与池州市政府签署《安徽吉阳核电项目合作协议》。同样,池州核电计划东至境内建设4台核电机组,总投资超过400亿元,其中一期工程初步计划于2010年月开工,2015年建成投产。两核电巨头均将核电站选址长江沿岸,“中广核”相中芭茅山厂址,“中核”则看中吉阳厂址。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早在2003年10月完成《安徽核电工程规划选址报告》,指出繁昌的董公山厂址、芭茅山厂址和东至的吉阳厂址均具备建设条件。远观上游,江西、湖北、湖南、四川均提出建设核电站,且无一例外地把厂址选在长江沿岸。究其原因,核电站选址沿江地质、水文条件优越,便于大件运输,且可大量节约投资。三大巨头竞争渐趋白热化最先介入我省徽核电项目的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2003年4月,“中电投”与省政府签订《关于合作建设核电项目原则协议》,对我省核电项目前期工作产生极大促进作用。去年,“中电投”提出:力争到2010年形成在建2个核电项目4台机组建设规模。不久前“中电投”曾就安徽核电项目进行招标打着建世界首座高温气冷核电站的旗号,“中核”2004年5月起,一直把选址地盯住“两弹”元勋邓稼先的故乡———安庆怀宁,如今这一项目已花落山东。目前,“中核”关于池州的核电项目计划书即将完成,不久将上报国家发改委。“中广核”是杀入安徽核电竞争的一匹“黑马”,刚与省发改委签订《关于合作开发安徽核电项目的框架协议》,“中广核”芜湖核电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也在加紧编制中。皖企“预谋”本土核电站今年9月初,省政府与上海市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表示支持上海有实力的企业参与安徽核电项目的开发。事实上,不少本土企业也在密切关注着安徽核电的建设动向,寄望乘家门口之便,分一杯“核电羹”。2005年,皖能集团子公司G皖能表示,参股核电项目。“十一五”期间,G皖能的一个重点发展方向就是积极进入核能等洁净燃料发电项目。今年初,巢湖华菱电缆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1亿多元启动核电站用电缆技改扩建项目,预计年底建成投产。核电站电缆是核电站的“血管”与“神经”,随核电高速发展必将带来巨大市场。随着全国各地核电站项目陆续上马,核电抢修成为“朝阳产业”。淮南电力检修有限责任公司是我国核电检修领域的“第一品牌”。这家公司拥有一支数百人的高素质核电检修队伍,大亚湾、秦山两大核电站的施工场地上,都留下过这批安徽人的伟岸身影。内陆首座核电站花落谁家目前,全国提出要建内陆首座核电站的省市不下7家,包括长江流域的安徽等5省,还包括东北地区的吉林、西北地区的甘肃。近日有消息称,四川等六省区市拟联合向国家递交报告,希望国家支持西南地区上马核电站项目。纵观中部六省,除煤炭大省山西未明确提出上马核电项目,安徽等5省均有核电计划,且沿江省份最具优势。但直到目前,国家发改委并未核准建设内陆省份提出的任何一个核电项目。其实,安徽核电不仅前期工作开展较早,且率先向国家提出申请。皖江承东启西,是东部沿海与中西部的结合点,安徽核电显然更具卖点。除核电站厂址优良外,安徽省拥有中科院等离子研究所、团队同步辐射实验室、中科大近代物理系等高层次核技术研究机构,拥有约2000名核科技工作者和强有力的核电检修队伍。此外,“皖电东送”已被团队列入“十一五”能源发展计划。内陆无论是哪一个省份,在这些方面都无法与我省相提并论。作为我国目前拥有核电资产的3家企业,“中电投”、“中核”、“中广核”在皖江的博弈,也是内陆核电竞争的一个缩影。尤其是“中电投”,目前已至少在10个以上省市开展核电项目的前期工作。谁能抢走内陆首座核电站?各地政府摩拳擦掌,三大核电巨头在“备战”中也不遗余力。安徽欲在沿江发展核电群“只要项目落地,可以在一星期内解决征地拆迁问题。”安庆一位县委书记曾这样说。看到核电站的巨大商机,芜湖、安庆、池州3个拥有良好核电站厂址的城市,也在为争取项目暗暗较劲。2005年“两会”期间,池州市代表团更是向省人大提交“关于要求在池州建设核电厂的建议”。省发改委答复称,根据我省已形成的核电工程初研报告,池州吉阳厂址符合核电站厂址条件要求,至于核电厂址的选定,要由核电专家在完成可研报告后才能确定。这一答复还称,“董公山厂址、芭茅山厂址和吉阳厂址都适宜建设核电站,也可根据需要发展成为核电群体。”鉴于实际情况,我省需要进一步保护好核电厂址环境,“最终以科学的态度迎接国家和核电专家们的选择”。

按照江西权威部门以及的消息,目前江西至少有6个地方正在筹建核电项目,包括已获得国家论证的彭泽核电站、万安核电站,抚州、瑞金两个正在和企业洽谈合作的城市,以及另外2个有待论证的核电厂址。

尽管国家对内陆核电的重启无松动迹象,但能源短缺的内陆地区丝毫不减对核电的热情。

“江西目前有4个核电厂址纳入国家核电中长期规划,其中有2个已经通过了论证,还有2个有待通过国家论证。”昨日下午,江西省发改委能源局副局长刘静在《江西省电力中长期发展规划》新闻发布会上对外透露。

此前,江西抚州和瑞金分别对外宣布,将开展核电项目落户的前期工作。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西地壳稳定,又有水资源,具备建设核电的条件,“资源的匮乏,才是这些城市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深处中部的江西省,受制于资源短板,电力缺口巨大。《江西省电力中长期发展规划》对江西中长期用电情况的预测很不乐观,电力缺口形势严峻,2020年缺口将达1000万千瓦,2030年将达到3400万千瓦。

面对巨大的用电压力,江西选择了清洁能源。刘静说,国家尚未重启内陆核电项目,但江西有4个核电厂址被纳入了国家核电中长期计划。“其中彭泽核电站、万安核电站的选址已获得了国家的论证,另外两个还需要得到国家的论证。”

面对资源紧缺,即使内陆核电建设闸门未开,但各地热情不减。今年4月,江西省抚州市主要领导在拜会了中核集团的高层,介绍了当地为核燃料产业园区和快堆核电项目落户抚州,已开展的前期准备工作。

去年10月,江西省赣州市委机关报《赣南日报》报道,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将在瑞金选址建设核电项目,中国核建的核建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与瑞金市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成立江西瑞金核电筹备处。

刘静说,江西另外两个有待论证的核电厂址并不在抚州和瑞金,上述两地筹建核电并不在国家核电中长期规划之中,她之前并不知道这两个地方也在做筹建核电的前期工作。“有可能是企业行为。”

按照江西权威部门以及的消息,目前江西至少有6个地方正在筹建核电项目,包括已获得国家论证的彭泽核电站、万安核电站,抚州、瑞金两个正在和企业洽谈合作的城市,以及另外2个有待论证的核电厂址。

经过数十年的选址、论证,江西彭泽核电站与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湖北大畈核电站是内陆首批拿到国家发改委“条”的核电站。

《江西电力中长期规划》提出,江西将密切团队内陆核电政策,力争2020年投产一台核电机组。刘静说,江西核电的推进工作,一切都要按照团队的规划进行。

有记者质疑,国家对内陆核电重启尚未有时间表,江西提出2020年投产核电机组,是不是核电工作没有停下来?刘静表示,这只是争取,并且江西彭泽核电站此前开展的前期工作,是国家明确许可的,并完成了“两评”报告的审查,也就是拿到了团队发改委允许开展前期工作的“条”。

韩晓平表示,核电站在前期工作准备好后,完成装机投产大概需要5年左右时间,如果“十三五”内陆核电重启,江西核电的这个规划是有可能实现的。

韩晓平说,目前内陆核电一直未能重启,与居民的认识有关,“反核”的人非常多,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等待三代反应堆技术的成熟。

比地方更迫切希望内陆核电重启的则是核电投资企业。彭泽核电站的投资方中电投江西核电公司负责人表示,彭泽核电站前期已投入了30多亿元,如今项目停工,一年财务费用就要1亿元,一些已投建的设备费用在2000万元左右。

根据公开报道的数字统计,彭泽核电站、桃花江核电站和大畈核电站的总投资已达百亿元。

韩晓平认为,即使有内陆三大核电资金沉淀的事实摆在眼前,但各地还是争建核电,与当前巨大的资源压力不无关系,“这是一些地方不愿意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