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key航空航天工业集团是二〇一八年香水之都航展上过多商家之后生可畏,据土耳其一名国防工业高层领导称

由于软件开发能力不足等原因,土耳其防务公司在合同竞争方面遇到一些严重的困难,故对土耳其公司在F-35项目中的前景不断提出怀疑。土耳其国防工业主管部门已经拨款7500万美元用来帮助本国企业进行技术开发,提高竞争力。同时,由于美国采取限制外国公司参与JSF项目的政策,土耳其以外的公司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由于土耳其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地位不高,所以影响更大。土耳其公司只能通过补偿贸易从国外伙伴中获得工作份额。但F-35项目没有补偿贸易,因此土耳其公司正面临严重的困难。根据美国史密斯航空航天公司与土耳其Ayesas公司签署的第一个有关F-35项目的协议,Ayesas公司将参与硬件工作。该公司将开发用于史密斯集团开发的导弹遥控接口的机械和集成电路卡。该协议是土耳其2002年7月决定参与F-35系统开发和验证阶段工作后获得的第一个开发合同。同时,Ayesas公司的能力也将引起竞争F-35撞机规避存储单元的美国EDI公司和史密斯公司的注意。随着撞机规避存储单元项目合同的确定,Ayesas公司将成为史密斯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或成为EDI公司的子承包商。由于土耳其还不是欧盟的完全成员国,所以土耳其公司不能更多的参与欧洲的开发项目。欧盟将在2004年12月的首脑会议上决定是否确定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日期。许多土耳其国防工业人事认为,不断参与多国项目将是土耳其获得技术的有效方式。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2006年4月5日刊报道]据土耳其一名国防工业高层官员称,土耳其国防工业非常依赖JSF项目的合同工作,如果不能如愿得到更多的JSF合同份额,土耳其国防工业将会遭受沉重打击。这位官员称,土耳其计划在2015~2025年之间花费100亿美元采购F-35飞机,这笔经费相当于土耳其过去20年的国防开支之和。这也充分显示出,如果有哪一家公司没有参与到F-35项目上将难以得到其他的合同项目,因为采购F-35就意味着很难再有别的项目了。据F-35项目主承包商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最近完成的研究显示,土耳其作为第三级工业伙伴今后大约可获得35亿美元左右的合同份额。而这位官员认为土耳其应该获得50~60亿美元的合同份额。这位官员还称,今年土耳其将正在决定是否还参与JSF的生产和持续阶段的工作(production
and
sustainment,指飞机低速和全速生产阶段),今后土耳其能获得多少F-35合同份额将是考虑因素之一。如果工业公司不能获得更多的合同份额,则参与JSF的生产和持续阶段的工作的决策就不会那么容易确定。

本届巴黎航展开幕式当天,有两款未来战斗机的概念模型进行了揭幕:法德西联合的未来空战系统和土耳其航空航天工业研制的第五代战斗机TF-X。

FCAS由达索航空董事长兼CEO Eric Trappier和空中客车防务与航天CEO Dirk
Hoke共同揭幕,法国总统马克龙、法国武装部队部长、德国联邦国防部长和西班牙国防部长见证了这一时刻。

图片 1

土耳其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是今年巴黎航展上众多公司之一,其TF-X在巴黎航展这样重要的场合揭幕,表明土耳其在航空领域的雄心壮志。

图片 2

“欧洲自己的未来战斗机”——FCAS

FCAS项目最初由法德两国主持,后来西班牙加入进来,并将获得30%左右的份额。而达索和空客于不久前获得了FCAS的首个合同,将联合进行概念研究。FCAS的概念研究将确定该项目的关键部分的基础概念,包括下一代战斗机、遥控载具和空战云等。

图片 3

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的国防部长签署了框架协议。

图片 4

空客和达索签署联合工业建议。

该概念研究阶段将从2019年持续到2021年中期,并将作为在2026年前首飞的下一代战斗机验证机和技术开发的起点。其中NGF项目由达索公司作为总承包商,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作为RC和ACC系统的总承包商,这些系统将共同构成FCAS最主要的部分。达索和空客将评估该项目的作战可行性和技术可行性,探讨未来设计和工业化的可行性,并预测是否能在2040年实现全面作战能力。

在通过提交的提案启动谈判阶段后,达索航空和空客预计将在2019年第四季度之前为第一个验证机阶段颁发合同。

图片 5

在之前举办过的会议上,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已经就FCAS中无人作战系统的设想进行过介绍。空客表示,有人机和无人机进行编队将成为空战的一部分,它们在战场上进行协作,并通过战斗云生态系统进行连接。实现这样的功能需要开发新型的作战协同软件,通过协同软件人类飞行员能够设置任务并将其发送给无人机群,而无人机群则能够在软件的协调下自主分配和执行任务。目前空客已开展了相关的研究和试验工作,重点是协同算法的软件开发。

图片 6

其他供应商包括MBDA公司和泰雷兹公司在内的各种国家,他们共同确定了第一个验证机阶段的计划范围定义、工作方式和商业协议。与此同时,赛峰和MTU公司负责开发FCAS系统所需要的新型发动机。

其中MBDA在巴黎航展上展示了一些可用于FCAS的空射武器概念,并宣布与达索和空客就FCAS的武器开发达成协议。MBDA展出的产品包括轻型滑翔炸弹到超声速巡航导弹,其可以用于常规打击也可以用于电子攻击任务等“软杀伤”。MBDA表示,先进的战术网络和人工智能将使大量智能武器能够协调自己的活动,而且FCAS将装备具备隐身特性的空射武器。

图片 7

MBDA推出用于FCAS的武器概念。

泰雷兹公司将和达索一起进行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相关研究有望在2028年得到应用。

赛峰和MTU公司将成立合资公司研发新型发动机,其中赛峰将开发发动机的热段部件,包括燃烧室、高压涡轮和加力燃烧室等;而MTU将进行压气机和低压涡轮的开发,并执行发动机的技术服务支持。赛峰和MTU计划使用M88发动机作为起点,并采用新技术,以便将其用于NGF的验证机。赛峰已在研究高压涡轮机材料和涂层,这些材料和涂层能够处理高达2100℃的高温度,并且在研究可变循环技术。赛峰表示,NGF验证机的发动机很可能在2027年左右出现。

图片 8

圆月弯刀的野望——TF-X

最近几个月,由于美土之间的关系因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系统的决定而恶化,美国也威胁对土耳其的F-35战斗机实行禁售,甚至可能将土耳其从F-35项目中驱逐出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耳其政府对TF-X的兴趣被放大了,在巴黎航展上进行的TF-X模型的揭幕也更加引人注目,特别是在BAE的协助设计下。

图片 9

TF-X计划的工作始于2011年,目的是在2030年代取代土耳其空军现役的F-16。在概念阶段产生了三种设计。其中两种为传统布局,一种采用单发动机,与F-35没什么不同,另一种采用双发。第三种设计是单发,配备了前置鸭翼和大型三角翼的飞机。

图片 10

概念阶段于2013年夏末完成,土耳其工业部门预计将继续批准该计划。但土耳其国防工业执行委员会的决定直到2015年初才出现,此时该项目已进入预设计阶段。

图片 11

按TAI的计划,该项目初期投入约11.6亿美元,该项目将解决3200人就业,潜在就业人数将达11200人。TF-X的初步设计阶段大约需要四年时间,在该阶段主要开展飞机结构设计、发动机设计以及相关技术领域的研制。

如果进展顺利,TF-X原型机可能会在2023年10月、土耳其庆祝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之际进行展示。但其业界官员承认,要完成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 12

TF-X现设计为双发战斗机,重27t,具备低可观测性,将配备土耳其本土开发的系统和传感器。

TAI近年来开展了很多项目,项目包括了各种主要空军装备,如无人机、武装直升机甚至五代战斗机等,但将这些项目都研发出来无疑充满巨大的挑战,特是在美土关系恶化、美国供应商可能被限制提供相关技术等。由于土耳其本身的技术能力有限,因此先进如五代机的项目仍依赖于外国供应商,特别是在发动机等关键领域。虽然土耳其本土企业也在努力研发国产技术,但前景仍然不明朗。

图片 13

例如之前TAI可能选择GE的F110系列发动机作为TF-X原型机和初始批次飞机的动力装置,也曾有消息说TAI可能会与罗罗达成合作意向,但随着美土关系吃紧,采用美国发动机的设计可能将变成泡影。而在过去一年中,英国对TF-X的参与也变得越来越不确定,有报道称罗罗等英国公司因担心共享敏感数据外给俄罗斯而减少了与土耳其公司的合作。因此土耳其政府将更大的希望寄托于本土企业,土耳其国防工业局与土耳其TRMotor公司已签署了一份研发国产发动机的框架合同,以支持TF-X项目。

图片 14

TF-X不只是涉及到TAI,而是关系到整个土耳其,涉及参与该项目的所有行业、研究所、大学、政府和最终用户。因此,虽然TF-X揭幕代表了土耳其的雄心,但他们所陷入的政治事件可能会给TF-X的未来蒙上阴影。

支持轻航之家,点赞+分享+转发

加轻航之家管理员微信

(qinghangwang)

可免费领取

(旋翼机、固定翼、直升机相关图纸、资料)

文章源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