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相继地点的致富预期,它们增加了全世界航空集团业二零一一年毛利预期

《Airline
Business》2013年5月报道:需求好于预期使得IATA开始谨慎乐观,它们提高了全球航空公司业2013年赢利预期。

2012年6月11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IATA,简称“国际航协”)公布了最新的2012年行业前景报告。全球行业利润预期为30亿美元,与3月的发布结果持平。油价的下跌、高于预期的旅客增长和货运市场的回暖正在改善盈利前景。然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仍在继续并加剧,这将导致市场前景进一步恶化,并损害经济增长,我们已将由此所引发的负面影响写入预期报告。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IATA,简称“国际航协”)宣布调整全球航空运输业的盈利前景。2011年的盈利能力虽然式微,但仍可保持69亿美元,净利润率为1.2%。同时,2012年的行业盈利预期从49亿美元下调至35亿美元,净利润率仅有0.6%。

全球客运已现强劲增长,货运市场也许已经度过了最坏时期,有迹象表明,货运有望成为全年赢利增长的贡献因素。

2010年时,全球航空业利润攀至峰值158亿美元,净利润率达到2.9%。2011
年,行业盈利跌至79亿美元,净利润率仅
1.3%。今年,行业盈利继续下滑,虽然预期可达30亿美元,但净利润率仅为0.5%。

然而,据近期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的经济前景,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将可能大幅降低2012年的盈利预期。如果遭遇极坏的经济环境,欧债危机导致银行业崩溃和欧洲经济衰退,国际航协预计2012年全球航空运输业将损失80亿美元。

IATA提高了全年赢利预期,比三个月前提高了22亿美元,双双看好客运和货运收益。

与3月的预期相比,北美和拉丁美洲的航空公司前景有所改善。非洲航空公司前景保持不变。但是,欧洲、亚太和中东航空公司的盈利前景下调。欧洲航空公司预亏11亿美元,相比3月份所作的6亿美元的亏损预期,增加了近一倍。

国际航协理事长和首席执行官汤彦麟先生表示:“如果政府无法解决欧元区的债务危机,经济前景的不确定因素将拖累明年航空运输业的盈利前景。届时,整个行业将蒙受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巨额的亏损,超过80亿美元。

全球航空公司业的某些改善刚刚受到的鼓舞,仍有可能遭受高燃油价格和欧元区危机影响,从而蒙受阴影。

“虽然30亿美元的行业盈利预期并未改变,但构成盈利预期的所有要素都已发生变化。截至目前,需求一直好于预期。虽然燃油价格低于预期,但经济前景却现疲软。由于欧元区危机拖累盈利,航空业将继续维持净利润率仅有0.5%的惨淡局面。”国际航协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汤彦麟先生表示。

2011年各个地区的盈利预期

IATA预测,2013年全行业共赢利106亿美元。2012年估计赢利76亿美元,2011年赢利88亿美元。

汤彦麟先生指出:“虽然航空公司面临同样挑战——高油价和经济的不确定性,但区域性差异明显。北美航空公司的
2012
年前景有所改善,但其它地区的利润率却在下降。对于欧洲航空公司而言,由于商业环境仍在恶化中,因此将会出现大规模的亏损。”

“2011年的全球行业预期保持69亿美元。由于世界各个地的航空公司所面临的经济环境各有不同,所以地区差异进一步扩大。行业的整体净利润率仅为1.2%,真实地反映出航空运输业薄弱的盈利能力。”汤彦麟先生指出。

IATA理事长托尼·泰勒表示,在全球经济前景乐观的背景下,客运需求已经强势增长,货运市场也再次开始增长。

全球趋势

欧洲航空公司目前面临最为严峻的挑战。高额的旅客税费和区域经济的萎靡不振,限制了欧洲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预计综合盈利由此前的14亿美元下调为10亿美元,息税前利润率为1.2%。尽管欧洲航空公司今年的运输量增长不俗,但盈利能力仍很式微。受欧债危机持续恶化的影响,收益受到影响,增长前景黯淡。

IATA希望,2013年10月,是客运需求的转折点,此后年增长率达到9%,这将是2012年前9个月增长率的近两倍。货运交通也有改善迹象,2013年2月比2012年10月增长2.5%。

经济增长:由于欧元区危机加剧,因此欧洲的经济环境比三月预期时的状态更加疲软。本次预测主要基于如下设想——

北美航空公司的外部环境略为乐观。严苛的运力管理致收益和载运率均有提升,盈利从此前预测的15亿美元增至20亿美元。美国的经济增长幅度超过欧洲,因此该地区的息税前利润率达到3.2%。但近期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 Inc.)申请破产保护的举措表明该地区航空公司的竞争态势异常残酷。

IATA已经提高了客运需求预期,2013年预计客运增长5.4%,比2012年12月的预期提高了将近1个百分点。关于货运,2013年预计增长2.7%,在两年下降之后迎来好转。

·欧元区局势恶化将有所遏制,不会发展成大范围的银行业危机;

亚太地区航空公司的增长更为强劲,但因贸易环境的不同而表现各异。日本国内市场仍受今年3月份地震和海啸影响,载运率萎靡不振。但由于中国国内市场的扩张,该地区航空公司的载运率和盈利能力均有大幅提振。因此,亚太区航空公司的盈利预期由此前的8亿美元大幅激增至33亿美元,无可争议地成为全球最为盈利的地区。

泰勒指出:“我们早先预计2013年收益下滑,现在预计收益有0.4%改善。”IATA预计2013年货运收益持平,即不增不减,而三个月之前,它预计货运收益下降1.5%,客运收益比上年增长0.4%,而不是0.2%。

·美国经济继续复苏,但步伐将减缓;

中东地区航空公司预期盈利为4亿美元,仅为此前8亿美元盈利预期的一半。在经中东地区航空枢纽中转、且价格敏感的长途航线上,高额燃油成本吞噬了盈利。

IATA提高了全球航空公司业年收入预期,预期增加120亿美元达到6710亿美元,但许多增加的收入将被更高的燃油成本所吞噬,不能体现在航空公司帐面上。世界经济前景有所改善,导致2013年燃油价格有所提高,预计布伦特原油均价将达到109美元一桶,而不是104美元一桶。

·祖国经济增长放缓,但政府的刺激措施可避免经济硬着陆。

南美地区航空公司面临相同的困境,盈利预期由此前的6亿美元跌至2亿美元。由于受巴西国内市场激烈的竞争和载运率下降的影响,该地区航空公司综合盈利能力下降。

继去年交通增长3.2%之后,IATA预计2013年交通增长4.7%,它相信需求将依然领先于增长的运力。

全球GDP的增长,作为航空公司盈利的主要驱动力,预计将增长2.1%,略高于3月份预期的2.0%。不过,与去年相比,增长仍显缓慢,航空公司将很难应对成本增加的窘境。从历史上看,当全球GDP增长低于2.0%时,航空业将会陷入亏损。

非洲地区航空公司或将持平。非洲与亚洲的多个贸易航线正在建设中,非洲多个经济体的经济水平正在提升亦使非洲境内市场受益。然而,由于竞争激烈,该地区航空公司为保持载运率和盈利水平而苦苦挣扎。

2013年世界各地区的形势,在2012年水平上,都呈现出一派赢利改善,亏损已不存在。2012年12月以来的最大改变是,IATA把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看成是2013年最赢利的一群,预测它们赢利42亿美元。2012年12月,IATA预计亚太地区航空公司2013年赢利32亿美元,排名在北美航空公司之后。泰勒表示:“亚太地区航空公司受益最多的将是期待中的货运兴旺。”

油价:油价已跌破100美元/桶,今年初,由于欧元区危机引发经济衰退的恐慌,油价曾一度飙升至120美元/桶。此次预测是基于最新的布伦特原油价格,即从3月预计的115美元/桶下调至110美元/桶。即使价格下调,燃油费用仍占经营成本的33%,与2008年石油价格大幅攀升时持平。

纵观全球,旅客需求增长率由9月份预期的5.9%升至6.1%。空中旅行的增长幅度超过我们的预期。强劲的旅行需求,加上严苛的运力管理,令载客率可保持较高水平,从而确保收益的增长率达到4%。今年全球航空运输业的预期收入将有小幅上扬,达到5960亿美元。

如果亚洲和北美的前景是光明的,那里的航空公司经过整合和紧束运力后,可以期望继续走在赢利的道路上,而欧洲的航空公司可望继续经受苦难,IATA预计,欧洲航空公司2013年赢利8亿美元,而在三个月之前,预测欧洲航空公司零赢利。

运输:虽然经济增长放缓,但是截至4月止,以客公里收入计算,客运需求继续增长,增长率为6%,高出平均水平。表现强劲的市场均与亚洲、南美和中东息息相关,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相对更强势。然而,我们预计下半年发展将会减缓,因为欧洲经济的恶化将严重打击人们的信心。即便如此,今年上半年强劲的旅行需求让我们将航空旅行的增长预期由此前的4.2%调高至4.8%。客运量预计将从2011年28.35亿人次,增至29.66亿人次。货运需求继2011
年急剧下降后,已自谷底反弹,欧洲以外大部分地区的商业信心稳步改善,但回升幅度乏力,涉及面不足,仅有中东地区的航空公司销量显着增长。预计,欧洲经济疲软仍将限制货运需求的发展。2012年,预计将有4,780
万公吨的货物通过航空运输,与2011年的4,770万公吨基本持平。

超过预期的客运表现抵消了低于预期的货运表现和超过预期的燃油价格。油价按照每桶平均112美元的价格计算,2011年全球航空业的燃油成本将高达1780亿美元,比此前的预期超出20亿美元。

自从爆发欧元危机,欧洲航空公司就成了全球航空公司业赢利希望的巨大风险。泰勒指出,欧洲央行对欧元区危机的承诺和美国经济缓慢复苏,提高了我们的认知,磨练了我们的耐心,我们对疲软和上升都有思想准备。2011和2012年初正在改善的形势遭破坏的原因就是欧元区危机加剧,这中情况可能再次发生。塞浦路斯局势逐渐演变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危险因素。

运力:航空业周期的显着特点之一是航空公司运力的有限扩张,及资产利用率。对于任何资本密集型产业而言,这是决定盈利能力的一个关键因素。在客运市场,载客率在第二季度攀至历史最高水平,在同一时期,货物载运率开始从底谷恢复。据预测,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尽管需求正在放缓,但是航空公司将以更慢的速度提升运力。与平均为3.5%的客、货运增长率相比,今年,可用吨/公里的增长预期不会超过3.3%。载客率和飞机利用率预计将保持目前的高水平,从而减缓了航空公司盈利的下降水平。

2012年预测要点

成本和收入:在2012年,有限的运力增长、高资产利用率和低油价有助于将成本上升控制在7.3%,低于2011年的10.6%。然而,收入增长预计将显着放缓——从去年的9.3%降至今年的5.7%。航空旅行增长量预期已调高,但在美国以外的某些地区,这一增长却以牺牲收益为代价。3月份预期的客运及货运收益率已下调。

即使政府出手干预,试图避免出现银行危机,但欧洲经济仍将不可避免的出现短暂衰退。商业信心和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挫。2012年全球GDP增长率下调预计降至2.1%。根据历史经验,全球GDP平均增速低于2%时,航空业出现亏损。因此,我们预计2012年全球航空业的盈利前景黯淡。

盈利能力:保持收入高于成本是航空业不断面临的挑战。在2012年,营业收入预计将达6,310亿美元,而营运成本将增至6,230
亿美元。由此所产生的80亿美元营业利润或息税前收益反映出了收入和成本之间的微小差距。1.4%的的营运利润率很容易为人忽略。此外,这些收入勉强足够支付债务利息、税收和其他财务事项。国际航协预计,2012年,航空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30亿美元。

导致盈利下降的主要因素:

区域展望

需求:客运需求预计增长4.0%,货运需求增长持平。

北美地区:北美航空公司预计将盈利14
亿美元,高于3月预期的9亿美元,但仅仅略高于2011年的13亿美元。业绩的主要推动力是严格的运力管理所带来的显着改善的投资收益。与0.5%的需求增长相比,北美航空公司的运力增长基本保持不变。

收益:2012年客运和货运的收益增长预计持平。货运收益与此前预计保持一致,而此前的客运收益预期增长1.7%。

欧洲地区:由于欧元区危机仍将持续,欧洲航空公司预计将亏损11亿美元,成为重灾区。该数据比3月预期少5亿美元。需求增长将大幅下降至2.3%,而2011年是6.7%。欧洲一些主要经济体已陷入衰退。预计,随着欧元区危机的日益严重,萎靡的经济形势将进一步蔓延。与此同时,欧洲航空公司仍将遭受高税制、低效的空运管理及不完善法规所引发的高成本的打击。

燃料:燃油成本与此前预计的一致,为1980亿美元。这一预期按照油价每桶99美元计算。

亚太地区: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名列榜首,预期盈利20亿美元。由于第一季度业绩疲软,比之前的预期少3亿美元。该业绩尚不足该地区2011年49亿美元的一半,及2010年80亿美元盈利的四分之一。亚洲航空公司承载了全球40%的航空货运业务,而2011
年市场疲是该地区盈利大幅下降的原因。尚无迹象表明今年该地区航空公司将在在货运市场的适度回升中受益。中国和印度经济放缓是亚太地区航空业增长缓慢的另一原因。但是,由于去年海啸和地震后日本市场的需求反弹,该地区今年将受益于强劲的客运及货运量增长。该区域需求预计将增长3.9%,高于3.3
%的预期运力增长,这为航空公司盈利提供了一定保障。

总收入和成本:航空业总收入预计达到至6180亿美元,增长3.7%。与此同时,成本则高达6090亿美元,增长了4.5%。

中东地区:中东航空公司预计盈利4亿美元,比3月的预期下降5亿美元,与2011年的10亿美元相比则明显下滑。欧洲航空运输的疲软波及长途市场,但中东仍能继续引领行业增长。利用海湾枢纽争取到长途客运流的同时,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东航空公司亦成为全球80%的货运增长的受益者。总体而言,该地区运营商运载能力有望扩大13.3%,但仍落后于14.1%的需求增长。

从2011年起,所有地区的盈利均出现恶化迹象。2012年,各区域的差异更加显着:

拉丁美洲:拉美航空公司预计获得4亿美元的盈利。与3月预期相比上升3亿美元。如同北美同行,拉美地区航空公司2011年业绩将有所改善。主要原因是由于运力的增长降低和投资收益率增高,在巴西市场实现了扭亏为盈。

欧洲航空公司受其所在国市场经济恶化和旅客税费进一步增加的影响,预亏6亿美元。

非洲:非洲航空公司前景不变,仍保持1亿美元的亏损,与2011年盈亏持平相比,盈利有所下滑。预计欧洲主要市场流量疲软拖累该地区国际客运市场。此外,非洲航空公司的载客率低,但运力预计将在今年增长5.2%,高于4.2%的未来需求增长。该地区航空公司在长途航线市场仍将面临激烈竞争。

北美航空公司利润预计达到17亿美元,息税前利润率高于其它地区,达到2.4%。由于运力增长幅度有限,盈利压力相对较小。

风险

亚太地区航空公司盈利预期最高,为21亿美元,但低于2011年的盈利水平。由于该地区部分市场,例如中国市场的载运率高企,且需求增长结构性强,因此业绩的下滑幅度有限。

本次预测主要存在下行风险。虽然预测基于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加剧的市场预期,但更广泛的欧元区银行危机将会侵蚀行业利润。同样,伊朗争端的恶化会导致油价上扬,这些都会引发人们对石油供应的恐慌。

中东地区航空公司预计盈利3亿美元,比此前预期的7亿美元低了一半还多,长途客运市场陷入低靡,尤其是与羸弱的欧洲经济体相关的航线和市场。

主要的上行风险是,欧元区危机是否能得以平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危机解决方案出台,但提供大规模流动资产的行为及加强欧洲一体化的步骤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航空业盈利能力。

拉美航空公司盈利预期降至1亿美元,部分原因是近期巴西市场盈利能力疲弱所致,这一预期比此前低了4亿美元。

“在经济环境动荡的大背景下,我们从未懈怠。几个月前,石油价格危机是最大的风险,而现在,所有的目光都指向欧洲。估计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将继续加剧,经济亏损将接踵而至。除了提供进一步的流动资产外,欧洲各国政府如何管理当前局势的态度仍不明朗,这使得经济将显着下滑的前景显得非常真实。未来几个月至关重要,其影响将非常深远。”汤彦麟先生补充道。

非洲航空公司将亏损1亿美元,与此前预测一致。该地区经济和航空运输市场持续增长,但预计载运率无力阻止盈利的下滑。

汤彦麟先生指出:“即便我们对2012年盈利做最为乐观的打算,收入达到6180亿美元,净利率也仅有0.6%。由于税费增加,欧洲航空公司将出现亏损,全球航空业呈现双速率发展的态势。”

2012年银行业阴影重重

经合组织去年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下的经济前景进行了风险评估,基于欧元区危机恶化可能导致银行业新一轮危机,国际航协因而也设定了2012年的另一种盈利预期。由于经合组织预测这一危机将致全球GDP增长放缓致0.8%,国际航协预期全球航空运输业亦将因此亏损83亿美元。

在这一预期模式中,各地区均将陷入亏损。欧洲预计将亏损44亿美元,成为亏损的重灾区;北美亏损11亿美元,亚太亏损11亿美元。中东和拉美将分别报亏4亿美元,非洲则将亏损2亿美元。

汤彦麟先生说:“这当然是最糟糕的一种设想,但绝不是空穴来风,并给各国政府敲响警钟。在好的年景,航空业难以承担其投资成本。但在糟糕的年份,全球航空业让全球保持互联,从而确保全球经济能够保有活力,因而对加快经济复苏至关重要。政府的决策必须认识到,航空业对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

欧洲陷入衰退将导致2012年全球GDP增长率放缓致0.8%。从历史上看,GDP增长率一旦低于2.0%,全球航空业将出现亏损。旅客需求增长停滞不前,货运市场需求将收缩4.7%。客运及货运收益将下降1.5%。

燃油价格的压力将有所缓释。按照每桶85美元计算,燃油成本将高到1830亿美元,为总成本的31%。不过,与2011年相比,总体支出预计将增长1.9%,达到5920亿美元。收入将下降1.3%,为5890亿美元。最终,在2012年,全球航空运输业预亏83亿美元,净利率为负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