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折的压缩主要得益于亚洲印度洋地区航空公司亏本的减弱,IATA管事人长比西尼亚尼这段日子在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称

比西尼亚尼认为,印度航空基础设施问题是关键,特别是孟买,到2016年,孟买机场年客流量估计达到4000万,到时侯怎么办?孟买机场有没有年处理一亿旅客长远规划?讨论了好几年了,孟买第二机场选址仍没有定下来,现在是急需各方努力做点实事的时候了。

   
全球民航业市场预期在09年亏损110亿美元,2010年亏损将减至56亿美元。亏损的减少主要得益于亚太区航空公司亏损的下降,从09年亏损34亿美元,下降到2010年亏损7亿美元。比西尼亚尼说:“亚太市场改善的状况明显比其他区域更快。”

此外,全球投资者也看好亚洲航空公司,在市值排名前五位的航空公司中,有三家来自亚洲,中国国航已成为目前市值最大的航空公司。

理事长指出,印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与全球化的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并从中获得巨大经济利益,最近几年,印度的航空业取得巨大改善,但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如果印度人飞行能像美国人一样多,印度将会是40亿旅客的航空市场,未来两年印度人购买力可望成倍增长,印度航空市场的增长潜力难以置信。

   
2010年2月1日,新加坡——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以下简称“国际航协”)指出,2009年亚太区内出行人数已超北美的人数,成为全球最大的民航市场。亚太客运量达6.47亿人次,北美为6.38亿人次(包括国内市场)。到2013年,预计亚太区内出行人数将会增加2.17亿人次。

国际航协认为,燃油成本上升是航空运输业盈利降低的主要成因。目前,平均油价预计为每桶110美元,比先前预计的每桶96美元增加了15%。石油价格每上涨1美元,航空公司就要增加16亿美元的成本费用。据估算,由于50%的行业燃油需求已在2010年的价格水平进行套保,因此行业的净燃油成本将上涨100亿美元,达到1760亿美元。目前燃油费用约占航空公司运营成本的30%,而2001年,燃油成本仅为13%。“全球航空业在过去10年间效益大幅提升。2001年时,油价须低于每桶25美元方可盈利。而今天,油价每桶高达110美元,我们仍可实现微利。”比西尼亚尼指出。尽管在国际航协看来,今年全球贸易和企业盈利状况的持续好转将推动航空运输业需求的持续增长,对高油价的冲击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但由于燃油成本高企,客运和货运的增幅预期均有所下调,下半年航空客运需求预计将同比上年增长4.4%,比3月份预测的5.6%下降了1.2%,同样,货运需求增幅预期也从此前的6.1%调降至5.5%。

比西尼亚尼告诫称,在潜力成为现实之前,印度商业航空的赢利性将面临挑战。IATA预测,2010年全球航空公司赢利89亿美元,印度的航空公司整体上仍将亏损4亿美元,债务负担高达130亿美元。在富有潜力的印度航空市场,先前的财务形势已证明,结构性疲软必须认真对付。

安保:“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的环境下,全球得以互相联系,但也因此存在着威胁。各国政府和行业必须保护全球间的联系,同时消除威胁。因此,政府需要与行业合作,寻找有效可行的安保措施,应对这些挑战,”比西尼亚尼说。

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IATA,简称“国际航协”)日前于新加坡举办的第67届年会暨世界航空运输业峰会上,国际航协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乔瓦尼·比西尼亚尼表示,2011年全球航空业盈利预期为40亿美元,相比3月份86亿美元的预测,缩水几近54%;与2010年180亿美元的净利润相比,则猛跌78%。2011年收入预计将达5980亿美元,但利润率仅为0.7%。

《ATW》9月27日电:IATA理事长比西尼亚尼最近在新德里称,尽管印度的航空公司客运交通有所增长,然而2010年仍将亏损4亿美元。

充满活力:在过去十年,中国已取代日本,成为亚太区最大的市场。今天,中国已有1400架飞机,日本为540架。中国的国内市场每周平均座位量达570万,而日本为260万;而中国的国际市场的每周平均座位量为140万,日本为130万。

目前,亚太地区航空公司的货运市场规模庞大,已经占全球航空货运量40%的份额,到2014年旅客人数将有望达到3.6亿人次。虽然亚太地区将拔得头筹,但21亿美元的数字仍大大低于其在2010年所获得的100亿美元的盈利水平。首先是因为该地区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相对较低的套期保值水平使得燃油成本在总成本中所占比例仍然较大。其次,日本大地震和海啸灾害预计将继续使该地区年内的经济前景黯淡。不过,这一不利态势将被中国和印度两国的强劲增长所消减,亚太地区也成为全球唯一的预计需求增长的地区。

根据国际惯例,港口、饭店、海洋运输、公路运输早就允许100%外国直接投资了,而印度航空公司只允许49%外国持股。很少有外国航空公司投资印度航空公司,因为它们觉得这里不够开放。

   
“10天前,美国国土安全部秘书在日内瓦与我们征询行业问题时,让我看到在新的合作方式的一些希望,”比西尼亚尼说。国际航协建议:(1)共同合作;(2)与行业协调,实施措施;(3)更有效地收集旅客信息;(4)确保各国政府间措施的协调;(5)寻求新的安检扫描方法,将技术与情报结合在一起,不仅仅排查不允许的物品,同时也寻找坏人。

高油价、高税收双重重压

多样化:全球盈利前五强的航空公司中,就有两家是在亚太区。同时,在今年一季度该地区的政府已经提供了超过100亿美元的政府援助。该地区最大的增长市场——中国和印度——面临着完全不同的状况:中国正在适应新的全球贸易格局,而印度面临的挑战则是需要降低成本和改善基础设施。

比西尼亚尼认为,亚洲国家对航空业的政策支持将使这一市场持续保持增长。“在过去5年里,祖国新建了45座机场,2020年之前还计划投建52座。印度也在努力把德里建成区域航空枢纽。而且东盟市场也有望在2015年形成单一的航空运输市场。”

亚太区:机遇与挑战共存

中国、印度市场增长强劲

    国际航协理事长乔瓦尼•比西尼亚尼(Giovanni
Bisignani)在出席新加坡航展领袖峰会上说:“亚太区之所以能发挥潜力,是因为能在短期内减少成本和提高效率,战胜经济衰退的影响。长远来看,亚太仍需面对一些全球性的挑战,例如是环境、安保和自由等。”

航空运输业面对的挑战并不仅仅来自于高油价,还来自于不少国家对其征收的高额税收,例如英国45亿美元的航空旅客税、德国13亿美元的离境税计划、奥地利1.19亿美元的离境税计划等。对此,比西尼亚尼呼吁各国政府重视航空运输业促进全球贸易发展、刺激各经济体发展的“经济催化剂”作用,而不应杀鸡取卵。“对于一个40年来历史净回报率只有0.1%的行业来说,保持持续盈利能力将是一项最大的挑战。”比西尼亚尼说,仅仅削减成本不会增加航空业长期利润,全球航空运输业应团结一致、加强领导力、不断变革创新,共同确立新的价值观,避免让价格成为操纵竞争的唯一因素。此外,政府也应减少对航空业的行政干预,减少其在退市机制上的壁垒,允许航空公司像其他行业一样进行重组。

    比西尼亚尼指出,亚太地区是多样化的、充满活力的和深具潜力的:

根据国际航协的测算,亚太地区航空公司今年将盈利21亿美元,荣登全球榜首,其次是北美、欧洲,其盈利预期分别为12亿美元、5亿美元,中东地区和拉美均为1亿美元。

环境: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全球民航业的航空公司、机场、空中航行服务供应商和制造商等,共同提交了三大目标:(1)到2020年,平均每年提高燃效达1.5%;(2)自2020年,稳定碳排放量,达到碳中和增长;(3)到2050年,行业的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一半。

   
“即使在哥本哈根会议上没有达致一个约束力的协议,但民航业对其目标是团结一致的。将在9-10月份举办的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对未来在墨西哥举行的第十六次缔约方大会来说,是与政府达成共识的机会,”比西尼亚尼说。

自由化:“如果航空公司仍受限于旧有的条条框框,亚洲的航空业将不能发挥其潜力。行业正准备在市场准入方面,预期在2015年与东盟达成区域性的自由化。重要的是,目标日期需要达到。这已经落后于欧美间的开放天空协议。第二阶段会谈将在今年进行,涉及最重要的所有权问题,”比西尼亚尼说。

   
亚太区也必须在安保方面,通过政府与行业的合作,寻找解决方案,处理成本负担问题。目前,航空公司每年为安保需支付59亿美元。比西尼亚尼说:“这些是国家的安保措施,应该是政府的职责,政府应该承担费用,”比西尼亚尼说。

深具潜力:在美国,每年每人年均座位量为3个,即达9亿个座位。中国的人口达13亿,而人均座位仅为0.3,印度人口达11亿,人均座位仅为0.1。比西尼亚尼说:“如果亚太区出行规模可与美国相持,全球民航运输市场将会扩容3倍。”

 

   
“亚太地区的多样化、活力和潜力都包含着巨大的机会。迅速发展的市场正探视着行业的未来。亚太已做好准备,迎接挑战了吗?”比西尼亚尼说。在致开幕词时,比西尼亚尼强调亚太在三大全球问题的领导地位:

而亚洲面临的挑战包括:通过与国际民航组织的合作,满足本地区的不同需求,同时在发展可持续的第二代生物燃料上获得巨大商机。生物燃料可最大限度帮助民航业减排达80%。比西尼亚尼说:“已有五家航空公司成功测试生物燃料,我们预期最快在2011年内可以获得认证。民航业的生物燃料价值1000亿美元,同时还伴随其它商机。我希望该地区可以在早期发展阶段扮演重要角色。”

   
“为推动自由化进程,国际航协在过去积极呼吁各国政府参与国际航协的自由议程峰会(Agenda
for
Freedom)。经过历时一年的会晤,在09年11月,七个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委员会、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签订了政策原则的多边声明。这些原则可以维护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同时解决市场准入、定价和所有权等方面的自由化问题。亚洲的挑战则是在区域双边协定中得以落实这些原则。”